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超短的.没头没脑的小段子(们).

红绿茶.现代AU.一切都以cp为目的因此ooc不可避.
大概是前警察红茶与现役杀手绿茶同居的故事.
完全为了自娱自乐.就是这么任性.
我也不造这是个啥.

-----
卫宫看着同居人身边散落的零食袋皱起了眉头。
“喂…如果想早死几年的话直接说不就好了。”
橘发的青年哼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来拉低了绿色卫衣的兜帽,依旧紧握着游戏手柄死死盯着廉租房里唯一有点科技气息的二手电视机。
于是白发的那一位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扫把狠狠往沙发上随意倒着玩游戏的那一位的腰上捅了捅。
然而罗宾的动作总是比他想象的要迅速的多。

-----
“喂…晚饭做好了。”
“…真难吃。”
“哦?那你先放下筷子。”
“喂喂,糟蹋食物可不好吧?再者说,我嫌弃的只是你的厨艺而已。”
“总比某人能把什么料理都做成毒物的手艺好吧?”
“你下次要不要尝尝毒蝇伞的味道?”

-----
罗宾觉得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随口问到他的室友之前的恋爱史时对方露出的苍白惊恐的神色和最后结结巴巴的那个断然否定。

-----
而卫宫在反问过去同样的问题的时候则是莫名其妙地被送了一枚纪念银币。

-----
“我小时候就常常会想…”香烟在罗宾的指尖飘散,他仰靠着护栏,木然地望着泫然欲泣的灰色天空,“如果能够成为警察的话,我的生活会不会不同…”
“…不可能的。”卫宫轻叹,“警察并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甚至都不算什么伙伴。深陷其中的话,早晚有一天会溺死在自己不切实际的理想里的。”
罗宾安静地,狠狠地吸了口烟,看着廉价的烟草燃烧后的残余在烟卷末端颤颤巍巍地随着火星抖动。
“我不想以血换血,但我只会这个。他们除了杀人的方法什么都没有教我。我可以以一人之力运行一个帮派,我可以抹掉手下犯罪的记录,我知道怎么把血钱洗干净——但我只想揭开面具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下…”
“反政府?”黝黑的青年露出了嘲弄的微笑,“在这里,你想干的每一件你认为正确的事都是在触及政府的底线,无政府主义者。”
罗宾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穿着廉价鲜红色皮衣的白发青年注视着他身边的年轻人,他知道那个口型——你个混蛋。于是他别过头去,发出一两声轻笑来,装作对方对此一无所知。

-----
灰尘,血液,和消毒药水的气息均匀混合在廉租房里。
一尺见方的灰色囚笼里无声地流淌着凝固的阳光。
尚未涂装的靶盘上乱七八糟地扎满了飞镖,每一支红色羽尾的飞镖身侧都紧并着一支绿色的。
断了电的屏幕像一方黑洞,冷冷地漠视着眼前满是烟头烫灼痕迹的仿皮沙发。
双层铁床边码放的植物已经枯死了大半,只剩几棵罂粟仍在半死不活地开着花。
蒙尘的窗上有着一个弹孔,简单粗暴地直对着窗外另一栋楼的凶杀现场。
屋内空无一人。
任务完成。

评论
热度(11)
  1. 深夜行動狩鱼于野 转载了此文字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