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混合同人/脑洞向】-The Cervus-

灵感源于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79176
主要是个瑟爹坐骑穿越成为恶魔抢了狩猎男主灵魂成为汉尼拔的故事。
逻辑性无/OOC可能
以上

“你骗了我,对吗?”留着黑色卷发的男人忿恨瞪着他前搭档的双眼,目光炯炯仿佛可以洞穿一切,“你还有多少瞒着我,汉尼拔?”

“威尔…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事物,其实并不像你所看到的那样,在那些你看不到的地方,那些真相…往往是你所不能接受的。”戴着手铐的汉尼拔坐在他往常坐的沙发上,一如既往的优雅。

好一个衣冠禽兽,威尔想,上流社会的表面,野兽的内心。

黑色的雄鹿。

“你是哈利的父亲吗…汉尼拔…”威尔小声低吟。

“我是瑟兰迪尔的坐骑…曾经。”汉尼拔挑眉,“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威尔?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北欧童话。”

“关于长着鹿角的食人恶魔?”

“不,关于一个绝望的人。”

威尔点点头,露出一个迷惑的眼神,他已经被他的前搭档弄晕了。他最多只有30分钟逃出FBI的控制,而他却只是坐在这里给他讲睡前故事。

简直优雅得像个混蛋。

“威尔,你愿意帮我取一下那边书架上的旧报纸吗?就在那边,第三排中间,夹在那些弗洛伊德的著作旁边。”

黑发的FBI非正式探员起身,从那些笨重的外语书籍中间扯出一张剪报,多余的部分都被裁掉,只剩下填满了整个缝隙的丹麦语和一张惨不忍睹的死者照片。

“这是你故事的开头?”威尔扬了扬手中的剪报。

“只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无关紧要的细节,一个背离上帝的约伯,就是这样。”

“卢卡斯…”威尔费力辨认着那些来自北欧的小精灵,“他的儿子被人杀死了,而他失踪了?”

“卢卡斯就在这里,匍伏在恶魔的脚下,把灵魂献给了撒旦。”汉尼拔露出了一个仅属于地狱的微笑,故意地在咬字的时候带上了一点丹麦口音,“他曾被人指责染指幼童。”

“他这么做了吗?”

“威尔,那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的嫉妒之言,而人们总是相信孩子是纯真的,一群内心里不知道藏着什么的小天使,对吗?”

“所以……人们因为一个女孩的证言和心中的正义感而杀死了他的儿子?”威尔看着汉尼拔的脸,从他的前搭档那里他感受到了一丝疏离。

“远不止如此。坚信是在声张正义的人们随意殴打他,疏离他,杀死了他的狗…在这起杀人案发生前的若干年。而即使被证明了自身的清白,这个人还是在若干年后,他儿子的狩猎仪式上,被心存芥蒂的村民用猎枪杀掉了他的儿子。”

“这就是你的蜕变,汉尼拔?”

“不,这是卢卡斯的。他把他的灵魂给了我,而我则杀了他所想杀的。”汉尼拔解释道,一脸平静,就好像没有被几个持枪的探员指着一样。

“切萨皮克开膛手可不在北欧活动。”威尔指出。

“不,我当然不在。事实上——我到这里只是为了找一个人——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找的一个人。”

“谁?”

“瑟兰迪尔,曾是中土世界那片密林里灰精灵的王。”

“谁?”威尔又问了一遍以确认他没有听错。他现在确信他的前搭档今天精神失常得有点厉害。

“别在意,威尔。他现在已经不是密林之王了,一个三流演员,高位截瘫,完全想不起来很久以前他还养过一头帮他挡箭的鹿。而我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选择。”

“这不像你的风格。”

“对这个世界保持适度的敬畏总是有必要的。我们走吧,威尔,我有点渴了。毕竟编故事也是一个累人的活。”

威尔起身,目送那个长着黢黑鹿角的魔鬼走远。

那是一头雄鹿高傲而无奈的背影。

评论
热度(1)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