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怨妇和炮友和渣男的故事(法英/伪米英)

嘛.一个段子而已.
不要太注意逻辑性.
以上.

“Well…”弗朗西斯的指尖划过亚瑟的脸,“这么多年没见你的活儿还是一样的不错嘛…”
他本来期待着侧瘫在揉皱床单间的人说点什么软绵绵的抵抗的话,脸红得像个大姑娘——就像很久以前的那些时光一样。
然而他却只得到一个白眼,还有一句无精打采的咒骂:“Piss off.”
“嘿别这么对哥哥嘛小兔子…”弗朗说着倒下来平视着眼前那人汪在眼中的一滩祖母绿,肆意猜测着这些年来这个人的生活:公开的和私密的。
“该不会…你和你的小男朋友分了?”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于是他的脸上便被来了一拳,结结实实地,要不是面前躺的那个人已经被操趴下了或许还会掉上几颗牙。而这一记直拳的源头只是收回手翻了个面,低声嘟囔着,全然没了刚刚的气势:“…But mine.”
“uh…”弗朗西斯从沙发上滚下来,眼神却是瞟向了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子,想着亚瑟的头发摸起来手感一定不错。
“不就是被甩了吗,哥哥我可是理解你的哦。”弗朗眨眨眼,伸手去够沙发上那人的头发——然而手臂只是摇摇欲坠地斜插了上去,最后伸向了天花板,而后落下来停在额头上。在他的余光里,那人就像是只受了气的小兔子,咬牙切齿地,眼睛里汪着两方水潭。
“笨蛋…你怎么可能明白…”亚瑟低声念着,留给他多年未见的炮友一个光滑的脊背,“你他妈懂什么!我跟他好了两年…跟那小兔崽子…他却骗我…从他嘴里出来的没一句是真话!”
“嘿…亚瑟…”
“老子全心全意地待了他两年,这小骗子居然和他同学跑了……”说这话的人嗫嚅着,捏紧了沙发上铺着的床单。弗朗看着他绷紧的背部线条,猜那家伙一定是在和他分手之后被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小家伙伤透了心。他撑起身子,晃悠着拍拍那人的背,轻轻地搭上了亚瑟的肩膀。而后他的手便被那人轻轻握住,恰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于是他也不得不半跪起来,把半张脸贴过去,发梢扫过亚瑟的脸,胡渣抵在肩膀上,张了张嘴,又终究是没有出声。
在月光下有什么在一闪一闪,像是汗水,或是别的什么。
“老子可是主动找的他,就差跪着求他让他上了我…那小混蛋却说要分手…”亚瑟的声音明显地哑了,“如果不分手的话,这小子居然要把老子告进监狱里…就因为…因为…”
小兔子传来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停止了他的讲述。
弗朗轻轻点了点头,用侧光瞄着亚瑟的眼睛,“哥哥我啊…能够理解你呢。所以发生了什么,就这么说出来就好了,对吗?”
“弗朗…”亚瑟的头在被单里埋得更深了些,“那混蛋告诉我,他今年才19。”
弗朗的舌头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弗朗你明白吗…他当年骗我他已经成年了…可是他没有。而我,我居然就信了这操他妈的蠢话…现在他要告我…或者分手。我没留下任何证据,而侵犯未成年是非法的…我别无选择。” 
亚瑟转过身来,别扭而长久地看着他的炮友,眼神中带着一点傲气,那是这只兔子仅存的一点证物,证明他很久很久以前的确曾是一只嚣张的狮子。
弗朗西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吻上了亚瑟,而对方则很好地回应了这点,拼命在对方的口腔里宣泄着他的不满,把那些抑郁的情绪在近乎窒息的压榨中碾成安静的月光。而弗朗只是顺从地,从主动退居到被动。
他能感觉到拼命瞪着一双眼睛不让泪水涌出来的家伙在自己的背上刻划出浅浅的绯红的印记,然后在终于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松了了口。弗朗听着两人的心跳此起彼伏,他的永远要比对方慢上半拍。
他甚至听见自己附在他的耳边说:“Je t'aime.”就像那一刻世界都疯了。
月光静静的,淡淡的。

fin.

评论
热度(11)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