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R瑞]影之歌[02]

Episode.2 约束の丘


刹那瞬间 

灼刻于黑暗中的景象

他看见终生无法忘却的夕阳……


瑞琪一顿一顿地走在满溢着粘稠而寒冷的空气的深夜中,几乎飞也似地逃离了身后喧哗的酒吧。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从肺部将它们挤压而出,那种寒冷的感觉使他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他无言地叹了口气,眼神挪向了远方缀满星辰的地平线。


记忆中鲜艳的红发和银铃般的笑声在寂静的深巷中无限延展。清晰的画面如同电影在他的眼前回放——他轻轻为她戴上金色的冠冕,看着对方微微闪动的双眼和嘟起的嘴唇。看着一国之君全然不顾形象做出幼稚的举止,那时年轻的骑士才会感到,他所守护的早早背负起治理国家重任的所谓公主殿下,其实内心里也只不过是个天真的孩子。


而这一切却要被倾覆。


被一个连盗贼都算不上的,可笑的小丑。


然而他却把他当做宿敌,甚至是超越其上的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于是,一边是发誓要守护的公主,而另一边,却是约定了同行的怪盗。


可是即使是这样的两人,将其置于心头天平的两端时,天平却是摇摆不定,始终无法偏向任何一边。


一边用来维系天平重量的,是忠诚。


而另一边,又是什么呢?


他不愿再想,决定换个思路分析一下目前的现状。然而,那些委命他去寻找秘药的人们却是高深莫测得可怕。以至于一时间竟理不出头绪。


他回想起一天以前的那个黄昏,他刚接到寻找秘药的任务,魔法部的人们通知他RK的去向的时候他们的诡秘的笑。如果说他们早已知晓RK的去向,那么他的存在又是什么?他们既然可以知道对方在哪个街边散步,为什么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得知秘药的场所?


“……我们这些不归顺他们的人们被他们打上了黑魔法师的烙印并被放逐,而他们却在私下肆意使用黑魔法进行私刑……”


他握紧了手中的佩剑。


他早就知道他所守护的地方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然而,他已没有退路。


瑞琪漫无目的地,向着不断延伸的远方前进,直到筋疲力竭而不得不躺倒在不知谁家的干草垛上,看着平滑的夜空中不断抖动的星星逐渐在眼前模糊成大片的光影。


金发的骑士陷入了平滑的梦境之中,在那里,为了纪念公主驾崩而挂的黑纱白绫被军队的铁蹄践踏得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在染遍鲜血的残垣断瓦间向远古而空旷的大陆招摇。骑士们的铁盔断戟横插在死尸之间,就像是为这片如今的无主之地所献上的墓碑。

而他只能看着。


当瑞琪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破晓。昨夜的噩梦使他依旧渴求着睡眠,而日常养成的生活习惯却告诉他现在已经到了起床的时间。


最后骑士团团长还是在干草间翻了个身,长长呼了口气,随后闭眼去够沉重的铠甲。


手指的触感冰冷。


就如同无主之地的死尸。


瑞琪猛然一凛,仿佛一道闪电迅速游走于周身。然后他便浅笑了,笑自己竟还会被一个梦唬到。


然而他却终是没有再碰那盔甲。


前哨站灰色的城墙把黑森林与整个王国分割开来,构筑起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每每从前哨站口穿行,瑞琪都会感觉到像是穿过了一个巨大的时空隧道,把蓬勃却蛮荒的上古时代与规整而繁华的现代文明连接在了一起。他同样期待着哨所的骑士们友善的问候,只是这次似乎安静得过头,以至于竟没有一丝生气。


“真是玩忽职守啊。”RK随意四下张望,打量着空无一人的前哨站,顺口调侃着这份不同寻常的气氛。


然而身旁却没了那金色大型犬般生物的吐槽。


“还是,快点吧。”RK小声低语着,快步穿过前哨站,走向通往庄园的小路。


道路的前方,隐隐有着的是人们的喊叫和巨龙的嘶鸣。


战争,开始了。


另一端,身无分文的骑士在小镇中游荡,试图从那些居民的嘴里再问出些什么。然而,他并没有RK的圆滑,于是套话也变得格外艰难。他快步跑过滴着露水的石板,时而停下来向街边的群众打听秘药的传闻。


然后,在一个邮差的口中,他听到了摩尔庄园爆发了战争的消息。


而他第一个想到的却是RK。


那家伙和他的起义军。


然后他知道这里已经不能久留。在战争波及到更多的无辜民众之前,在双方真正翻脸之前,他必须回去。


他依旧觉得这一切应该还有周旋的余地。


于是,变卖了盔甲用于路费的骑士,搭上了第一班开往摩尔庄园的早班车。


评论
热度(16)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