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R瑞]影之歌[01]

Episode.1 黒の予言书


那时我们在梦中所见的

驰向未来的白马

不知身后追来的阴影

承载着我们 奔跑着

向着预言中的〈终焉〉——


异国的街巷流淌着与瑞琪所熟悉的国度截然不同的气息。这里的一切,总是多了几分安静而典雅的感觉。阳光在破旧碎石铺就的街巷上流转,斜射在街边那些古老的石像上。


瑞琪斜靠在街巷的一角的墙壁上,数着那些长着猫耳与猫尾的人形生物缓步走过安静的石板路。黑发的青年蹲伏在一旁,研究着那些描绘出鹰翼羊角巨犬的石像,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些印上了清晨阳光的被风雨模糊得几乎无法分辨的刻痕。“坎德莱特。”RK低语,就好像这个意义不明的词汇是一句咒语。而后,他便听到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喂!在这里不能喊神的名字,会遭报应的。”蹲在石像边的青年抬起头来,略带惊讶地看着眼前有着水蓝色头发的小鬼,而那穿着并不合身的破旧当地服饰的少年也回看向他,一双琥珀色的双眼闪耀着太阳的光芒,“我们都叫它「守门人(Gatekeeper)」。”


“守门人?”瑞琪回过头来,隐约想起今天早上翻阅的那本日记,然而他的回答还未收到回应,便被一旁的黑发青年打断:“喂,你知道这样的石雕为什么被称作「守门人」吗?”小鬼耸了耸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没有向外面的人传达神灵信息的权利。”“是吗……”RK快速而轻柔地拍了一下那尊小小的石雕,然后站起来向前迈步准备离开。这时,那少年却突然开口,折射出透明阳光的双眸轻轻转动:“大哥哥在找这方面的传说吗?我知道谁可以帮你。”RK收回了脚步,看着少年那与发丝同色的猫尾在身后轻轻摇摆,略略挑了挑眉。“带路吧。”


“RK,”瑞琪挑眉,“「守门人」是谁?”


“你看到的那些石雕,那是地狱的看门者。”


瑞琪小心地瞥向那些犬身鹰翼的家伙,仿佛它们石头制的眼睛会随时瞪出眼眶。又把目光转回到那个穿着破旧的少年身上,默默地跟随着对方的步伐。


石制的小路毫无预兆地拐了一个弯。


“就在这里面了,你们要找的人。”当地的少年闪过身去,让出了面前的小巷,“他就在这条小巷的深处,你们先走。”


“我可不这么认为。”RK瞟了一眼从阳光延伸向黑暗的小路,低头看向少年。对方轻抖着猫耳,眼神在小巷的两头来回扫动。


“你们不信?”少年又转回身来,背过手去略略弯下腰,“那么,就对不住了。”


疾风伴随着利刃呼啸而出。少年突然跃起,像一只灵巧的猫。与此同时,瑞琪的剑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出鞘,恰到好处地从RK身后绕过挡在二人身前。长剑与短刀相击摩擦出清越的声响,随后瑞琪便看到那孩子的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他借力向后躲闪,半靠在他身上的RK也趁机退到他的身后。而对方则是一个后空翻,略不甘心地看了二人一眼,随后便飞快地向深巷内跑去,消失在黑暗中了。


RK看了一眼瑞琪被划开的上衣口袋:“不追了?”


“不追了。”瑞琪转过身来,“他没你危险。”


“……再怎么说我们还有合作关系在呢,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至少对方可没为了查个资料就把人催眠。”


“我也有我的事要做,”RK向小巷的另一侧迈步,“这一点我们应该早就确认过了。”


瑞琪紧跟上对方:“那我一定会在合作关系解除后的第一时间阻止你的。”


“比起这个,你不是应该先想想要怎么打听情报吗,团~长~大~人?”


“你……”


对方的脚步轻快起来,迅速转过了街角。


每次与这里的人交谈的时候瑞琪总是会庆幸通用语早在几个世纪以前就普及到了这方静谧的国度。正是因此,他们才能在天黑之前从那些或是忙碌着家务的街边大妈或是悠闲喝茶的优雅绅士的嘴里硬撬出点有用的情报。然而,当黑发的青年在深巷的酒馆前停住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摆了一道。


“这里的人都着了魔吗?张口闭口都是权限不够。所谓的神灵也不过是一堆无生命的石像,靠这堆东西真的能够把人震慑成这样吗?”


“不要小看石像。”RK转过身来,让自己沐浴在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中,“庄园之外的世界,主宰者是魔法。”


“那又怎样?这些石像还能突然活过来咬人?”


RK摇摇头叹道:“和石像没关系,这里的人们所敬畏的,恐怕是这个石像后所代表的力量。”


金发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气,把清晨那双日光般耀眼的眼眸从记忆中剔除,然后停在了RK身前,看着门帘深处迷乱的光晕:“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守门人在这里只是一个象征,那我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一个组织?”


“不清楚,”走在前面的青年转头,黑色的碎发随风拂动,眼瞳同残阳一并闪着绝美异常的光,“但从我所知道的信息来看,我们要找的应该是这个组织中的某个人,某个拥有开口权限的人。”


“那个人是谁?”


“他的身份可不在我们的合作协定以内。”


金发的青年老实地闭上了嘴,水蓝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波澜,又迅速消散了。他抿紧双唇,迈进了酒吧,纷杂的音乐立刻从四面灌进来,伴着纷杂而炫目的钴蓝与品红色光束,交织出一片暧昧不清的紫。


大约是还没有开业的缘故,酒吧里只散乱着零零星星的几位顾客,更多的是身着侍者服,靠着吧台小声说笑的侍应生。瑞琪谨慎地打量着四周,装潢考究的墙壁与深色木质的桌椅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的异国情调。在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吧台的一角,RK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那里,瑞琪向左右望了望,也靠了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请问这位小哥要点什么?”


“Cinderella加碎冰。”瑞琪在开口声明自己从不喝酒前就已经听到身旁的青年替他做出了回答。他向对方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却有如石沉大海。对方只是爱答不理地象征性瞥了一眼,手指在实木的吧台台面上轻轻敲击出杂乱的旋律。


“好的。”服务员深鞠一躬,眼神在瑞琪与RK之间不露声色地扫动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旋即转身离去。瑞琪等不及目送那人走远就已经率先开了口:“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黑发的青年拨弄了一下被灯光染上紫红的碎发,勾起了嘴角,“当然是堵人了,团长大人。你应该还没无知到这种地步吧。”


“你…你别装傻。”话语从瑞琪的牙缝间倾碾而出,带着点愤愤的恨意,“我不会喝酒。”对方笑意更甚,橘红色的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下跳动着光芒,宛如一簇燃烧的篝火,期待着随后的狂欢:“哼,骑士团团长居然不会喝酒,还真是意外呢。不过,点都点了,我可不想退。”听着对方因为笑意而颤抖的尾音,瑞琪重重吐了口气,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响,把头偏向了另一边。


黏腻湿滑的空气同时间一起缓慢挪移,安静的钢琴曲在最后的一阵颤抖后失去了声响,取而代之的是一曲热烈的摇滚。乐队主唱嘶吼的词句被嘈杂的背景乐含住,再次喷吐而出的时候已被气音模糊成一片强烈的白噪音。


RK轻吹着果啤罐口的浮沫,眼神却完全放在了金发的青年身上。后者正盯着一杯橙黄色的鸡尾酒发愣,几次举杯最终却没有下口。直到冒着细碎冷雾的啤酒罐口碰上了玻璃高脚杯,清脆的声响在空气中破碎。瑞琪浅尝了一口杯中的液体,然后在浓郁的果香与甘甜的气息中狠狠瞪了眼那边笑得花枝乱颤的人。


“这是果汁吧。”


“cocktail是所有饮料混合物的通称,仙度瑞拉小姐。”黑发的青年勉强压下了笑意,小口抿着果啤,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身后的栗发大叔悄无声息地攀上了那人的肩。


“很久以后,你会了解到酒精的美妙的。”来者浅笑着压向瑞琪,又迅速在他向一边倾斜之前松手,身体旋转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坐到瑞琪身旁,半垂的眼帘下暗藏着锐利的光,“新来的?”


歌曲行至高潮。


“你听说过「守门人」吗?”


主唱顺着麦克风的架子一路下滑弯腰昂首做出了一个半跪在地的姿势。


“诶呀……”大叔抖了抖看上去不太协调的猫耳,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真巧,在下正是。”


现场的人们随着一个亢长的喊叫而欢呼雀跃。


“那你知道如何把人恢复原状的魔法了?”瑞琪在RK开口之前问到,眼中流露出急切。


对方笑了笑:“魔法算不上,但我知道一种秘药可以做到。”


RK也看过来:“你是要告诉我们但是那些秘药在哪个龙洞里?”


“呵……比这要安全。至于具体的地点嘛……那边的黑发小哥,不如把你男朋友借我睡一晚上,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我不是他男朋友!”

“他与我们无关!”


两人几乎同时做出了反应。


“哎呀……这种地方不都是做那种事的最佳场所吗……还是我太急了?算了,”大叔转身冲向吧台,“来杯加冰威士忌,就像往常一样,你懂的。”


酒精的气息扩散,同那些嘈杂的火热音乐混杂在一起,轰炸着瑞琪的每条神经。这并不是他变得心烦意乱的主因,与过往的顾客甚至服务生无数次“不小心”的擦肩而过才是。而在「守门人」刚才的话中,瑞琪隐约读出了更加令人不安的信息:这是家同志酒吧。天知道那些家伙在经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不是都是“干他”。


他小心地偷瞄着镇定自若的RK,考虑着要不要在接下来的合作中与他拉开距离。这家伙有可能和这里的人是一伙的,骑士团团长想着,对方清晨幼猫似的睡颜又一次跳入了脑海。他断定那个无害的睡颜只不过是危险的伪装,而在他们合作的假象下对方另有一套和他相悖的计划。


他尚且记得清晨醒来时他倒在对方的床上。


“昨晚你干了什么?”瑞琪脱口而出,然后在霎那间他感受到了刚刚回忆时并未感受到的急促音乐和迷乱光束。


刚刚的摇滚歌手已然退场,换上的是一首节奏紧凑的钢琴曲。


他又被催眠了,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瑞琪抬起头,努力地摆向左手边的方向。


那里空无一人。


他迅速环视四周,希望对方并没有趁机把他丢在这个地方,就像若干年前玩过的那些把戏一样。


“……具体细节并不由我策划,这些事都交给他们办了,但最近收到的信息是已经开始了,而这也是我放心的原因。”黑发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带着果啤换了个位置,正与那边的大叔聊的正欢。


“你们在聊什么?”瑞琪转过身来,盯着立即停止谈论的二人,“我觉得那和我要的解药没关系。”


“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大叔举杯,眼中带上了魔法师的神色,“就像这里的蝴蝶拍动翅膀,就可以掀起上千亚距外的龙卷风一样。如果有兴趣,你可以知道……”


“你不能保证信息在他手里是安全的!”RK打断对方的话,却不能阻止那人问询的眼神。瑞琪盯着那人的双眼,思考片刻后给出了答复。


“我当然有兴趣,”瑞琪开口,“而且我保证,绝不把你们对我说的,转达给任何人。”


大叔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请不要为你接下来听到的任何字句所感到惊讶。”


瑞琪咽了口唾沫。


“那么,开始了,”大叔眨着眼,脸上带上了诡秘的笑,“我们是这个王朝的终结者。”


瑞琪一口鸡尾酒喷了出来,瞪大了眼睛以确认这话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推翻王室的统治。”RK叹了口气,别扭地把头偏向一侧,补充到。


瑞琪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被补了一刀。


“他们声称,自己是在维护么么公主的统治。但是事实你也能感觉到,他们掌控着公主殿下,还有整个国家。”大叔叹了口气,“我们这些不归顺他们的人们被他们打上了黑魔法师的烙印并被放逐,而他们却在私下肆意使用黑魔法进行私刑。”


“可……”瑞琪开始沉不住气了。


魔法?私刑?


他一直以为那些高官还没险恶到那种程度,而他也更愿意相信官方的正面言论。


绝非这种酒吧里几个异类的妄言。


“发现这些的人们都不在了。”RK怔怔地看着吧台的另一边调酒师调酒的身影轻声道。


“所以你们……你们就背叛了这个国家?”瑞琪发现自己的声音正在发抖。


“这不是背叛,”大叔咽下了最后一口酒,“这是起义。”


“我不能加入你们!也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瑞琪拍案而起,又不得不在周围一圈人的注视下重新坐下。RK趁机向栗发的高挑大叔递了个无奈的眼神:“看吧,他不会答应的。”


“那是你的看法,而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你终会改变它的。”大叔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后又重新睁开,“秘药的情报,和加入我们的诚意是成正相关的……虽然我不认为你用的到它。”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和你一起去,直到你把秘药交到他们的手上。”RK起身,“那时再对我们的行为表示反对也不晚。”


“对不起,但是只有背叛国家的事,我做不到。我宁可去逐家询问情报,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与你们结盟。”瑞琪撂下这段话,随后大踏步走出了酒吧,“然后,从现在起,我们不再是盟友,RK。”


RK并没有跟着瑞琪的脚步,而是悠闲地抿了一口酒,为盛怒的骑士团团长付了帐,而后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大叔。


“我希望你的眼光没有出错,RK。”大叔在自言自语了一声以后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字条,随后也走出了酒吧。


外面,无数双萤绿色的眼睛追随着他的脚步,同他的口哨声一起隐没在黑夜之中。


RK浅笑。


你不会明白的,瑞琪。


你所效忠的早已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个国家。


吧台前只剩下尚带余温的座位。


评论
热度(21)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