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R瑞]影之歌[00]

拖了几个月终于完稿的文orz

因为感觉一次性发不完所以干脆分了章。

虽然一共才不到18000字。

以上。


Episode.0 みちゆき


已经不会做梦的我们 

犹豫着 把对方的手挽起 

向那残酷的黎明走去


黄昏时刻的王城有着别样的风味,夕阳斜射在被岁月磨砺得斑驳的巨大苔石砖上,蚀刻出深沉的阴影,留下了大片被渲染出橙红色光晕的墙面。归巢的鸟歇息在那些藏着一分神秘的粗糙的城堡塔顶,安闲地梳理着飞羽。偶有一两只归巢的鸟掠过街巷,为街巷涂抹上残阳最后的色彩。在那些铺满了金色光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匆匆流过,惊起了一直卧在黑发的青年腿上金瞳的黑猫。


“你把我叫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事。”黑发的青年压低了头上的棒球帽,斜遮住大半脸,只剩下微抿的单薄双唇暴露在夕阳的余晖之下。他朝向别扭地坐在一边的金发青年,而尚未褪下身上骑士铁甲的后者,向他投来一个略带无奈的笑:“异变已经第四天了,我们还要给民众一个交代啊。”


“所以你们找了我?”干脆而不容置疑的问句从黑发青年的口中重重吐出,带着冰凌的温度。


“……是。”金发的骑士沉默了片刻,蹙了蹙眉,又略略舒展开来,“魔法部的人已经查清楚了,这是黑魔法造成的异变。而这里,有能力使用黑魔法的只有两个人。”他说着,回头看了看摩尔拉雅雪山的方向,又缓缓摆回来,试图从对方被阴影遮住的双眼中捕捉到些微的讯息。


“库拉太危险,所以你就冒险来找我?”黑发的青年稍微侧了侧身,露出了一个诡秘的微笑,“哼,真是个愚蠢的计划,丝毫没有考虑过找不到我的可能性……魔法部的人也是一群傻子,对吧,团长大人?”  


“虽然我不同意,但他们……” 骑士团的团长摩挲着腰间的佩剑,“一直注视着你,RK。”


“哼……这下有点意思了。”黑发的青年抬头,碎发也随之轻颤,黑猫似乎察觉到了响动,同它的饲主一起,直直地注视着对面的金发青年,“看来我是不合作不行了啊……”他站起身来,卧在身上的黑猫从膝上越下。身着铠甲的青年也随即起身,摩挲着长剑的手此时握住了剑柄。黑发青年稍稍侧过头来抬了抬帽檐,让金色的光芒窜过鼻尖:“但是,那不是我的风格。让我背这种黑锅,我不会干。”


“我是说,解决这场异变。”金发的青年抬头,蓝宝石般的眼睛被夕阳映上了朦胧的绿影,灼灼地闪着壁炉火焰般的光,“我们需要黑魔法师的帮助。黑魔法的影响只有黑魔法师能够解开……他们是这么说的。”


对方并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青年身上布满细碎伤痕却依旧闪着银芒的铠甲出神。黑猫抬头看着饲主,耳朵轻轻抖动着,像是在等待一个答复。


“好吧,”在静默到空气凝结之前,RK给出了答复,“但是,我要先去黑森林取一趟飞艇。”


“我陪你去。”


意外的,黑发的青年并没有反驳,而是带着猫咪径直地走开了,而骑士团的团长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随后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前哨站的暮色是同样迷人的,或许在某些人的眼里,那不过只是一成不变的背景,但在另一些的眼中,那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一段历史,每一束野草都是一个微小而美丽的世界。黄昏把最后的一束光芒抛向了前哨站,而后便坠入了黑森林。RK伫立在前哨站前,注视着这份时之女神的赠礼。而在他旁边,骑士团团长正把头埋在桌上,填写从前的部下递来的出入许可。


“一路走好,瑞琪团长!”驻守前哨站的骑士行了个礼,目送着二人从前哨站出来,身影渐渐消融在化不开的夜色中。


金发的青年追随着前面那人的步伐,小心地拨开弹到脸上的树枝。在这篇丛林里,枝叶肆意伸展着,随后,被失去了光辉的夜幕染成全黑。借着林间丛草微弱的荧光,金发的青年只能隐约分辨出RK朦胧的轮廓,而现在,那轮廓停在了前方。


“你以为我真的会把你带到飞艇那里?”身处前方的人开口,巧妙地隐藏起感情的话语几乎让瑞琪分辨不出对方说这话的意图。瑞琪停住了脚步,却迟迟没有开口,投向地面的目光像是渴望在模糊不清的腐叶与植被中搜索到一个答案。他缓慢地抬头,看向RK,对方却并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金发的青年只得轻声叹气,然后犹豫地开口:“无论如何,我都会信任你。”


“哼,是吗。”对方的语气中稍微带上了一点不屑,“你这是在逃避答案。”


“我别无选择。”


“哼,就算是骑士团的团长,也只不过是政府的一颗棋子。而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那些本不属于棋盘的棋子卷入本不属于它们的战局。我不喜欢被利用,尤其是被他们。”黑发的青年此时仿佛与这片黑暗融为了一体,略显低沉的嗓音在这片古老的丛林里回响。瑞琪以不易察觉的弧度轻颤了一下,随即向前迈了两步,把对方的轮廓置于自己的视野。“我不会让你被他们带到更深的地方的,我发誓。解决了这次异变,我会放你回去。况且……”瑞琪轻声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并不是通常的摩尔的样子,而是人类的手,“你我都卷入了这场异变。”


“我觉得这样挺好。”RK摘下帽子,橘红的双眼在微弱的月色下闪着尖锐的光芒,“摩尔们之所以会恐慌,不是因为变成了人类是多么坏的事情,只是因为他们不习惯改变。”


“你之前已经许诺了会与我们合作。”


“我从未说过不和你们合作。”RK转过身去,打开手电继续前进,“只不过,和你一起走这段路实在是太无聊了,现在有趣了点,对吧?”


“你……”瑞琪恼怒地看向对方,却又哑口无言。只好继续前行着,同对方一起走向森林的深处。


RK的飞艇停在一大片空地上,像一枚巨大的龙蛋,安静地沐浴着月光。瑞琪跟在RK的后面,摸索着迈步登上木质的阶梯,听着沉闷的足音在月色中晕染扩散出如画的风景。


“茶还是咖啡?”飞艇的船舱中,黑发的青年稍稍侧过头来,手中拿着两个白瓷杯。


“随意吧……和你一样。”金发的青年小心环视着与厨房融为一体的客厅,这里的一端连着通往甲板的走廊,另一端则隐藏着黑暗。那人的黑猫趴在瑞琪身边,发出些微的呼噜声,一双金瞳直直地盯着他。而黑猫的主人正在泡两杯速溶咖啡。单薄的香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在白瓷杯里凝成褐色的小小一滩。


“请随意。”瑞琪听见对方这么说着悠闲地坐在沙发上,优雅得像个帝王。他想起那个坐在王位上的小小的公主,她是否也在等待着她的骑士呢?他轻抿了一口咖啡,强迫自己在思绪融化到远方前回过神来。这是工作,他想。而对方也在静默地坐在沙发上,像是在等待他的质询。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你有把人还原的魔法吧。”


RK轻哼了一声:“我要是有的话,你就不会在这里了。”


“那你要怎么做?”


“找人。”RK起身走向里室,“正好我也要去找他。”


“谁?”


“你问的太多了。”RK抬手,怀表在手上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对方在反应过来之前就中了招,挣扎了一阵以后,最终栽倒在沙发上面。


黑发的青年叹了口气,转身进了书房,拿出一张小小的纸片。鲁比小心地跟过来,眨动着闪亮的双眼。


“把这个交给他们,告诉他们停止planA,以及,plan B已经可以开始了。去吧,我等你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瑞琪才感受到自己从湿滑而漫无止境的梦境中取回了身体的支配权,他在柔滑的床单上翻了个面,然后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狠狠硌到了腰。猛然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铺着暗红色地毯的陌生卧室,身上的盔甲被随意丢在地上,闪着冷冽的银光。金发的骑士团团长直起身来,身旁是大片散乱铺展开来的书和书下隐约起伏的人形轮廓。不远处的床头柜上,燃尽的蜡烛与喝了一半的咖啡随意堆在黑皮的典籍上,同他们的主人一样,安静地沉睡着。


瑞琪随手在书堆中抽了一本,竟是一本日记。皮质的书封如缎,摸上去微凉的手感十分舒服。泛黄的书页上记录着褪色的工整笔记,看上去像是一篇实验报告。 他小心地阅读着上面的文字,仿佛那是一个魔咒。但那上面并没有记载着什么魔法,只有支离破碎地提到若干术语的枯燥文字。瑞琪放下日记,看了一眼尚在书堆中酣睡的黑发青年,不由得拾起覆在那人身上的书,轻柔地在旁边摞成整整齐齐的几摞。在只剩下两三本书的时候,失去了光亮的木门发出了轻些许低沉的吱嘎声。骑士团的团长凭着本能在第一时间放下了手中的书,回过头时却只看到对方的黑猫从对门的屋子里小心地踱进来。


他知道那曾是RK的超拉,而他的那只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正在鸟笼里——就像这世界上其他的鹦鹉一样,只不过多了一段身为拉姆的过去。异变的影响,似乎的确如RK所说,只止步于民众的恐慌,但他总觉得还有点什么东西藏在幕后,等待着揭示于众的那天。他解除了戒备,重新坐回到床上,看着黑发青年安静的睡颜。那安稳的样子丝毫不像曾经扰乱摩尔庄园的捣蛋鬼,更像是只初生的小猫。


他怔怔看着那人的睡姿,再无心码书,安静地接近时却阴差阳错地把手置在了那人的肩上。或许是感受到了瑞琪的触碰,RK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把自己小心从布料的包裹中挣脱出来:“想不到团长大人还有这种爱好啊。”金发的青年显然是对这句问话毫无防备,搭在对方肩头的手像是突然碰到了火堆。而黑发青年只是看着对方忙乱的神情,轻轻勾起了嘴角:“把你带到离摩尔庄园几百亚距[1]的地方,你还有这种闲心也真是有趣。”


果不其然的,瑞琪在听到了这话后立即重新直起身来,一边故作镇定地开口,一面却在用眼角的余光搜寻着铠甲中的佩剑:“你到底要去哪?”


“当然是找人啊,王国四周可有不少视魔法为真理的地方。”黑发青年眼中的笑意更甚,他翻身下床,赤脚踩在绣着彩色纹样的深红地毯上,在落地时发出轻微的闷响,“高级的黑魔法就去找黑魔法师解决,这不是你们的一致观点吗?”


瑞琪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直到看到那人若无其事地绕过了他的铠甲。“好吧,”金发的青年收敛了碧眸中的凛冽,稍稍换上了些许柔和的的色彩,他翻身下床,却再没碰自己的盔甲,而是径直走到了RK的对面那扇小小舷窗的旁边,“这回,就信你一次。”


窗外,是初升的朝阳在纠成大块的卷积云上洒下的极为夺目而绚烂的光芒。


[1]亚距是轨迹系列游戏中的路程单位, 1亚距约等于1 公里,因为写着顺手于是就拿来用了orz…


评论
热度(24)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