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银高】迷蝶

嗯。不要问我故事背景我也不知道。

事后想想前一发银高同人压都压了就是没上这种情节的确有点过分。

于是这大概算补偿(?)

虽然因为文风会在奇怪的地方以比喻打码的缘故所以不算太黄暴。

说起来自从加了隔壁的all快向交流群突然产文力就up了……虽然up错了cp。

以上。


“呐,晋助。”

月明如水。

“我觉得我喜欢你。”

门口的蜘蛛无声地网住了明灭的灯火。

“对待阿银我的表白你也不表示表示,阿银我好伤心啊。”

银时托腮看着斜靠在墙角无声浅笑的另一位,而对方只是回了一个眼神。

只一个眼神便足以摄人心魂。

高杉沉默着,像只高傲的猫。独眼中跳动的绿色狐火却是隐隐的,一丝一线地在空气中结了网,闪烁着诱惑的光。

你随意。

他说。

慵懒的调子像是在唱一首低沉的情歌。

而对方只是靠过去,就这么靠过去,把银色的卷毛蹭到高杉颈间,吻痕顺着锁骨一路蔓延开出了细碎的花。

高杉看着,用手环住他,顺着脊背一路滑下解开了银时的腰带,褪下了他的衫,看着对方的肌肉颤动着,在月光下白成一条几近透明的鱼。

这儿。

他猛地抬头,把领口又向下拉了几寸,使对方的拥吻可以蔓延到胸口以下,像蜗牛在玉石上挪移,拖出一道透明而闪烁着光泽的印记。

撕咬。

嵌合。

高杉伏在银时肩头竟是啮出了血,却仍是颤抖地固执地一声不吭。

像是从茧壳中退却的蝴蝶。

害怕着,却又期待着光明。

白衣的夜叉眼中,是鲜红的,擢取猎物的猎手的光芒。

如同于灯下结网的络新妇,一点一点地,把分泌的液体,注入到颤抖的迷蝶体内,看着对方一点一点,从内部融化殆尽。

然而二者的每一寸肌肉却是紧绷着,似是山洪激荡下松动的石块,在兴奋的快意中震颤着喷薄欲出。

蜘蛛与蝴蝶,即使身躯渺小,却并非软弱之物。就算深陷囹圄,也定要舞动出歌颂着生的韵律。

明月高悬,而又终将黯淡。

银时的肩头,终是布满了鲜红的绛紫的印记,而对方的残眼中,却仍在跳动着冷凛的光。

不够……还不够……

还想再要……更多的啊……

半透明的液体喷射而出,在空中扯成了丝结成了网,随着齿缝间碾出的干涩低吟,粘连在浅薄樱色的空气中。

迷失在灯火下的蝴蝶,最终触上了网。

唇与唇相抵舌尖轻掠过齿间在口腔深处获取飞沫扯出银丝化为水晶珠串断在空气里,却是在更深的地方连结在一起无法分开。

肺叶疾速地扩展又收缩。

像一对溺死在空气中的鱼。

汗滴顺鬓角落下,濡湿了谁玉白的肌肤谁微卷的发。

如同置身古老物语,在百鬼夜行的灯火下燃成灰烬。

“满意了吗?”银时慢慢从对方体内蜕出,却是伏在了对方耳畔索要着下一次的攻势。

高杉依旧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眼睛哼出了一声浅笑。

于是银发的家伙便一口吻上对方唇角。


【end.】


评论(2)
热度(7)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