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有关3/4组的脑洞

群里的1-1题……写了写感觉脑洞完全跑偏了啊orz

于是就先放在这里吧。

——此乃,三个逗比的……物语……?

冬日的气氛总是凄凉而阴暗的,而对于明明是和女伴一起来享受温泉旅行,却因为一条不知道是谁所提出的男女分住的建议而被迫和平日里看不顺眼的家伙们同居的侦探和怪盗们,这种气氛则几乎可以变成实体化的怨灵泄露出来了。

“我说啊……”服部平次用笔戳着寒假作业泄愤,黢黑的脸上写满了不满,“白马去个便利店用的了这么久吗?”

“从这里走到小兰姐姐那里都要15分钟,走到山脚下的便利店往返至少要一个半小时吧。”

柯南趴在观察日记上打着哈欠,百无聊赖地把目光移向窗外松树上的栖鸦。

“才过了3.275……3.486分钟啊。”黑羽快斗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怀表,“白马的怀表也太难读了吧。”

“那家伙到底是有多无聊才会用这种东西计时啊。”

服部抬头瞥了一眼那块怀表,继续和寒假作业奋斗。

“呐…给我看看。”

柯南转头看向黑羽,而后者抓住表链在空中荡了几圈后,猛地以投掷棒球的姿势扔向了柯南。

“接好了哦,小侦探。”

“喂……这个角度……”

柯南起身去抓那块怀表,然而却是终究差了一些,怀表在三人的注视下飞出半掩的推拉门,在假山石上弹跳了几下,最终落入后院的温泉池中发出一声闷响。

屋内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快斗首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冲向温泉池,捞起那块怀表的动作迅捷得像一只翻飞的鹞子。

“呐,我说……”柯南不安地看向快斗,“白马的怀表,防水吗?”

“不是电子表而是机械表的话,对水的抵抗力应该会比较强吧。”服部插嘴。

黑羽抖着湿了一半的衬衫上多余的水珠,神色凝重地看着那块怀表,而后举起来转向位于室内的两位侦探,“话说,这块表好像……坏了啊。”

柯南踮脚凑近表面,然后回以快斗一个同情的眼神:“喂喂……这个表坏的也太夸张了吧。”

“真的?”平次也围过来,然后在看到碎裂的表面下倒转的指针时陷入了沉思,而后拍了拍黑羽的肩膀带着一脸坏笑叹息,“……好好干。”

“喂……到底要干什么……”快斗迅速地读出了二人神情中的意图,“还有,为什么最后全变成我一个人的责任了啊!”

“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柯南取过怀表认真查看,“最后一定会变成我们的战争啊。”

“THE WAR OF US。 ”服部一本正经地拿蹩脚的英文解说道,“话说你不是什么怪盗基德吗?一定有的吧,仿造东西的办法。”

“话虽如此,但是设计复杂的怀表这种东西,我可完全仿造不来。”快斗苦笑,“怪盗基德也不是魔法师啊。”

“那么就只有想点更加稳妥的措施了吗。”柯南随手撕了一页空白的日记,开始在上面画起这个小镇的分布简图。“这里是我们所住的旅店,”他抄起一根铅笔在纸上的一角画了个圈,“而这是我们刚到时看到的那个钟表店。”

“也就是说要找到一条道路,可以绕过白马的视线,把怀表送到钟表店里去,然后赶在他回来之前回来对吧。”服部也拿了支笔,在简陋的长线短线间比划。

黑羽默默注视着那张纸,然后缓慢地把视线移向那两位侦探轻声道:“……我宁可去找他道歉。”

然而那两位并没有在意他的自言自语,只是凑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一切的可能性,满脸干劲时而挥动手臂的样子比起设计路线更像是在下一盘井字棋。黑羽只是坐在被炉的另一端,远远地看着他们之间的缝隙再也插不进多余的人。浸过温泉水的那只袖子现在冷的可怕,而直到想起来换的时候才发现手中还紧握着那只坏掉的怀表。

——果然,还是道歉吧。

尘封的日记本到了这里便结了局,剩下的部分被火舌舔得焦黑昏黄,侵蚀出一个奇异而模糊的边界,而其中的文字却是终究辨不清了。

就像那个燃烧着烈焰的过去,那个栖息着寒鸦的冬日。

白马看着从一场冬日的偶发性大火中抢救出的那块被熏得焦黑的表,小心地重新上了发条,表针启动,向着奇妙的逆时针的方向转动,清晰地颤出细小而清晰的音色。

而支离破碎的表盘上,不知道有谁恶作剧般地刻上了细碎的文字。

THE WAR OF US。

我们的战争。

可惜,从那之后就再没了「我们」。

【fin.】

评论(7)
热度(17)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