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近期的脑洞之aph篇

偶尔冒个泡,顺便放一发之前码的东西。

cp法英,冷战,短篇,凑活看。

以上。

阿苏公投梗 [法英]

薄暮,酒馆。

“阿苏那个笨蛋!”金发的男人咬着牙往肚子里灌威士忌,祖母绿的眼中折射出酒馆灯光昏黄的色彩,“我就说嘛那家伙……那笨蛋怎么赢得了我啊!”

坐在他旁边的胡渣男侧头看了他一眼:“嘛……小亚瑟,分家是常有的事啦……就比如说当年的阿尔……”

弗朗西斯顿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粗眉毛的家伙狠狠把酒杯砸到吧台上,那气势甚至震得吧台都随着颤抖起来:“笨蛋!哥哥也好弟弟也好全都是笨蛋!一次一次地……笨蛋!果然说全部都是笨蛋笨蛋笨蛋……”

蓝紫色眼睛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默默看着已有了几分醉意的临座,伸出手去想要给对方一个安慰,却只是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圈。他看着对方缓缓地转过头来,把灯影无声地划破,搅成一滩水,在眼中扩散,晕染。 然后,在弗朗的预料之外,对方狠狠地拎起了他的领口,疾风和威士忌的气息交缠着绕成一团,然后随着他本能的出拳被猛然推离——

与此同时偏离的还有他的重心。

于是,他与亚瑟互相推搡着,狠狠砸在了地上。 “他们,都不需要我。”压在对方身上的绿瞳男子浅笑着,舌头扫过干裂的上唇。弗朗定定地看着对方逆光的剪影,合上双眼时却都是他们分手时的画面。

那人最终选择了阿尔,而不是他。

不过,这样也罢。

弗朗闭上双眼,抬起身来吻上了对方。

就让哥哥我再任性一回吧。

fin.
**************************
checkmate【冷战梗】

“呐~”浅色头发的大个子青年思忖着,终于落下了手中的黑子,抬头时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那样,露出一副天真的微笑,“阿尔君,我们来做朋友吧。”

黑白交织的冻土之上,是一片战火烧灼过后的残局。

金发的青年抬头,手中的白骑士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对方的死穴:“不行!你还没有见识到本hero的厉害就和棋的话简直是耍赖啊!”

老旧的电视机中,传来的是虚情假意的外交辞令。

浅金色头发的青年眯了眯浅紫色的双眼,把远方的炮台不动声色地移回到身前:“那就没办法了呢~kurukurukuru……”

窗外呼啸着的,是西伯利亚的风声。

“呜哇!别下那里啊!”金发的青年略略睁大了双眼,摆出一幅夸张的神情,许久才落下了下一枚白子。

壁炉的灰烬里,埋着尚未烧尽的镰刀斧头旗。

“那,我就收下了哦。”伊万浅笑着,操纵着炮台向前推进,无声地将对方的白骑士吞噬。

暴风雪肆虐着,向地平线的另一头呼啸而去。

阿尔弗雷德盯着眼前的黑白格出神,头顶的呆毛随着眼神的移动而轻轻摇摆着。

反转。

又一枚白子变换了位置。

倾轧。

他的脸上仍是那种微笑,天真无邪如同孩童。而棋局,早已被染上了三分黑色。

太阳缓缓地落到了地平线以下。

而他的对手并没有些许惊惶,或许,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有人涉雪而行,声音由远及近。

“可不要小看我啊。”阿尔说着将角落的那枚白子推向棋盘的顶端,将它加冕为后,“我可是世界的hero!”

低沉。

那一刻,战局翻转。

黯哑。

紫罗兰色的瞳眸中映射出的是无力改变的棋局。

空气中凝结出不安的气息。

他徒劳的挣扎着,看着戴着平光镜的金发青年一步步把暗夜的王者逼上断头台。

子弹划过空气发出穿透肉体的闷响。

“checkmate!” 记忆中金发青年的欢呼和面前举着左轮手枪的那人的低吟合二为一。

“你为什么……” 他并没有说完剩下的话语就断了气。

戴着平光镜的金发青年抖了抖身上的雪,放下了手中的左轮转身离开。

只剩下染上了鲜红的支离破碎的肢体仆倒在雪里。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
——丘吉尔如是说。

fin

**************************

困境 (法英)

亚瑟·柯克兰先生被两个刑警带到了一方铁栅面前。

开门,关门。

“哟~fish~”

被收拾得还算利落的床铺上,留着金色卷发的男人轻声吹着口哨。

“你是想说你是油炸土豆条吗?”亚瑟不客气地坐到男人对面的床上,挑眉看着对方。

该死的英/国/佬。

那男人猛烈腹诽着,若无其事地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岔开了话题:“今天天气如何?”

“糟透了,我敢打赌再过个五分钟就会下雨。”亚瑟抬腕瞥了一眼手表,翡翠色的双眼在房间里来回移动,“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两小时,”男人换了一个姿势,“但是加起来可不好说……哥哥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这里的姑娘们可都被我……”

“咳。”亚瑟打断了对方的演说,眼睛在对方的身上上下打量,“这位先生,你的工作看上去可不像是会像你叙述的那样啊。”

“哦?”男人的蓝眼睛里带上了些许惊讶的光芒。

沾了颜料的凌乱的衬衫,磨损的袖口,还有这个看上去有点艺术气质的混蛋脑袋……但是从衣着上又看不出来艺术家的丝毫特征。还真是……有趣的人啊。

“喜欢艺术但是干了与艺术不太一样的工作且总是得不到升职的普通职员?”

男人的眼睛骤然瞪大,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对方倾去,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你这种人是怎么被抓的?”

亚瑟挑起了嘴角,闭眼沉思了一下,“酒后闹事。”

男人凝视着对方的双眼,片刻,然后笑出了声。

“也就是说你从酒馆出来裸奔了整整两公里然后被不下20个邻居看到你在拿一根鸡*开门?诶呀哥哥我可是相当欣赏你呢……”对方迅速展开了想象还补充了自己的评论。

“笨蛋!不要擅自在那里想象个没完!”亚瑟挑起一边的眉毛几乎要迎上去揍扁对方的脸,然后想了想又坐了回去。

F**k。这家伙他*的是怎么猜中的。

“哎,别这么冷淡嘛,哥哥我可是会伤心的。”男人摆出一脸欠揍的神情,又迅速恢复了之前的随性,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舞动,“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哥哥我啊,可是真真正正的艺术家,职员啊,才是一周五天的兼~职~”

那和普通的上班族有什么两样啊!

亚瑟扶额看着对方:“所以你被抓到这里来的原因也是艺术创作?”

“是的,”男人看着对方,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哥哥我可是在向大家展示*体的美啊……就是那些混*条子一点也不懂得欣赏……“

亚瑟突然觉得他应该向狱警申请个单人牢房了。

然而对面的人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这种想法,反而递来一张名片。亚瑟轻声读出来上面的文字,于是之前的不快都被一种更为复杂的情绪所代替:“美的捍卫者及灵魂斗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噗你是笨蛋吗……噗哈哈哈……”

对面的人选择性无视了他的失礼,努力把话题诱导向另一个方向:“啊对了,你是侦探?”

亚瑟努力收住了笑声,把那张名片顺手装进了口袋,然后摸出另外一张递过去。

“我可是现实生活中的福尔摩斯……”他碧绿的眼睛开始转动,大约是在试着回忆什么,“但是偶尔也会在公务的时候,被室友在试管中放个深水炸弹……总之是要比你顺利些呢,大·艺·术·家~”

他摊手,笑得一脸阴险。

该死的,让你和你们那的三·集·片和警·察一起都见鬼去吧,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狠狠地在心里咬牙默念着对方写在名片上的姓名。

房间里的气氛骤然陷入诡异的沉默。

两个囚犯面无表情,安安静静,面对面地坐着,脸上同时带有被扭曲过的,不自然的笑。

“嘿!亚瑟……还有弗朗?”格外充满活力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也同时让两人向音源的方向看去——穿着警服的眼镜小伙子笑得龇牙咧嘴一脸纯真,就和那些牙膏广告的代言人如出一辙。

F**k!你小子怎么也来看热闹!

前一秒还在激烈挣扎的两个囚犯的内心活动迅速同步了。

然而Mr.Arfred·Foolish·Jones显然不是擅长阅读空气的那类人,于是接下来两个难堪的家伙只好听对方热情地为他们介绍彼此:“Hey,亚瑟!那边的是弗朗西斯……我高中的美术老师,经常搞点超Cooooool的艺术活动的家伙。huh……弗朗,这边的是亚瑟,我们组的警探,昨天晚上庆功宴上喝酒喝的猛了点……”

“你是笨蛋吗?我们早就交换过情报了。”

亚瑟努力直起身来,想要表现出一点绅士的风度,然而因环境所迫,这种努力只是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伸直了脖子的鹅。

“诶那不是蛮好的吗?”阿尔眨着闪烁着星尘的眼睛,弯出一个干净的微笑,“你们两个在接下来的15小时也要好好相处那hero我就先去拯救世界了!”

金黄色的大型类犬笨蛋摇晃着看不见的尾巴消失在出口的方向。

只剩下两个被来者的突然插入而搞得尴尬不已的囚徒面面相觑。

“Uh……还真是巧啊,小亚瑟……”弗朗西斯硬着头皮开口,“哥哥我没想到……你居然是那家伙……阿尔弗雷德的同事,真是……好巧啊是吧?”

亚瑟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点点头,却在一边小声嘀咕,“真是物以类聚……”

“你这么说哥哥我还真是伤心啊……”弗朗夸张地做了个扶额的姿势,“哥哥我才不要被你把我和小阿尔划为一类。”

“是吗?”对方的脸上显露出满怀恶意的微笑,“我倒是觉得你和那笨蛋在自由散漫方面如出一辙。”

弗朗西斯罕见地沉默了,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片刻,才慢慢地开口:“小阿尔和我不一样。他是可以飞的很高很远的鹰,可以肆无忌惮的在空中喧闹;而我只不过是一只鸡,同样渴望自由,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触及那片天空……”

“笨蛋……”亚瑟沉默了许久,然后才从牙缝中挤出来一个词。

“诶?”

“我说,你是笨蛋吗?如果没有天空的话,至少还有宽广的土地,只要你看着眼前的东西的话,就算是知更鸟也可以快活地歌唱……”

亚瑟说了半句,然后看着对方微湿的眼眶住了口,“我,我才没有说你啦!这是我要写的小说,小说!”

“是呢,”弗朗从口袋里掏出沾了油彩的手帕,然后看着对方回应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其实是知道的,但是,没有办法承认呢……嘛,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十分乐意,艺术家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

“祝今后愉快,亚瑟·柯克兰先生。”

【End.】

评论(1)
热度(10)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