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A+/理性蒸发B-
fate厨/柯南厨/游戏厨/文图双休 咸鱼一条。
不定期掉落奇诡的脑洞/日常的摸鱼。
目前专注于拯救艾欧泽亚和修复人理中。

绿茶是好文明(各种意义上)

积雨云[R瑞]

脑子抽了以后冒出来的文……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摩尔庄园里那俩……果然说这种同人真够呛……
话说回来这玩意真的有人看嘛)

在许久以后的那个阳光绚烂的午后,瑞琪独自静默地站在黑曜石色的飞艇甲板上,安静地看着洁白的云朵在脚下舒展,挪移,翻滚着变换出不同的形状。阳光在甲板上大块地铺展着,肆意涂抹着夺目的光影。他站在光与影的分界线上,面对着阳光,身后是充满氦气的飞艇气囊所投下的巨大阴影。在那道阴影的深处,这艘飞艇的主人抿着双唇不发一言,懒懒地斜倚着飞艇的舱壁,蝶形眼镜下面的目光悄无声息地在甲板上挪移,最后还是停留在了瑞琪身上。他身旁的拉姆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金箔般的叶子缓缓在头顶飘荡。终于,像是不耐烦了一般,躲藏在阴影中的那人稍稍直起了身子,不紧不慢地开口:“我说啊骑士团团长,你的饭再不吃可就凉了。”
“我已经不是什么骑士团团长了。”一直眺望着远方的青年收回了目光,转身靠在栏杆上回视对方,天空般色泽的眼中蒙上了深重的哀伤,“我连理应守护的人都没有守护好,根本就配不上这个称号。”他在说这话时嘴角轻微抽动了一下,积满了哀伤的双眼终究没有再与对方对视的勇气,甚至连阻止对方靠近的能力都失去了。直到勉强靠上对方略矮的肩膀,感受到那人似乎沉重又仿佛些微的叹息和隔着布料传来的肌肤的温度,他又一次红了眼眶。
RK任由对方靠在自己肩膀上无声地呜咽,下意识地看向那人被风吹乱的金芒草的的头发在阳光下灼灼其华,一如他自己所心爱的拉姆鲁比头上飘动的叶子。他张了张口,却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拿指尖轻拂过瑞琪的发丝,徒劳地想把它们整理整齐。
就像摔破了玩具的孩子拼命地试图把碎片拼回原处。
飞艇在云端航行,云下隐藏着一片废墟。
瑞琪闭上眼,在黑色的眼帘里又一次浮现出记忆中的光景。为了纪念公主驾崩而挂的黑纱白绫被军队的铁蹄践踏得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在染遍鲜血的残垣断瓦间向远古而空旷的大陆招摇。骑士们的铁盔断戟横插在死尸之间,就像是为这片如今的无主之地所献上的墓碑。
RK抬头远眺,想象着云下的那一端又有怎样的风景。或许,多年之后,当新的民族在这里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度的时候,将不会有人记得,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摩尔的王国。
阳光肆无忌惮地洒落在云上的二人国度,却无法击穿厚重的积雨云。在云上的世界,阳光在甲板上铺展。
在云下,暴雨洗刷着毫无生气的城池废墟中的无数鲜血与罪孽。

评论(3)
热度(8)
© 狩鱼于野 | Powered by LOFTER